专访数字艺术家kefan404:版权 NFT的阿喀琉斯之踵

刀枪不入的战神阿喀琉斯最终败倒于射入脚踝的毒箭,全身上下唯一的弱点让他丢掉了性命。

从 NFT 诞生至今,版权问题一直伴随其左右,而在加密艺术这个子集中,版权问题又是一直被提及但从未被解决的「世纪难题」。

其实,在 NFT 诞生以前,版权问题就一直在困扰着数字艺术家们。

战胜卡戴珊的艺术家

“数字艺术作品被侵权的形式,在作品没有被抄袭、被修改的情况下,大体分为个人行为与商业行为两种。”kefan404 说道。

kefan404 (b.1996),出生于浙江,现居德国,是一位数字艺术家,关于版权问题,他很有发言权。

时间来到 2020 年 3 月。

那时 Beeple 登陆佳士得,作品卖出了 6900 万美元的天价;那时 kefan404 发布了一条微博,控诉金·卡戴珊的侵权行为。

起因是金·卡戴珊将 kefan404 创作的数字艺术作品发表在了个人社交媒体中却没有标明创作者。虽然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人也会将自己喜欢的图片发布在微博、朋友圈等社交媒体中,也很少有人会特意标注出原作者,但其实这也算是侵权的一种形式。卡戴珊这样的知名人士却毫无版权意识,没有表现出对艺术家的尊重,这是令 kefan404 感到愤怒的重要原因。

「孤立看待单个的个人侵权行为似乎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如果一件作品的热度很高,被反复传播,那么很快就会出现一张九手数字包浆的作品图片,而且大家并不知道原作者是谁,大部分人在传播的过程中也很少去追查,甚至根本不在意原作者是谁。」

不过好在这件事情最终得到了解决,kefan404 得到了道歉以及要求的 1 美元赔偿,金·卡戴珊也标注上了艺术家。但这毕竟是少数,这种侵权形式绝大多数都难以追查,艺术家本人也难以知晓,维权也就更无从谈起。

《习武救不了哥谭市》kefan404

NFT 真的保护版权了吗?

kefan404 也加入到了 NFT 艺术品创作者的阵营当中,在 Foundation 等多个平台都售出过自己的作品。近日,kefan404 的作品《故土难离》就在风潮 Wave C 以 1.18ETH 售出。而这些 NFT「带来的」收入也让这位数字艺术家意识到了「原来数字艺术也拥有和传统艺术品销售那样的商业可能性,毕竟 NFT 从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数字艺术作品无限复制和拥有权这两个问题」。

作为一位优秀的艺术家,kefan404 主攻数字艺术、交互与视觉设计。其作品曾发表于 Dezeen、梅赛德斯-奔驰官方主、保时捷生活志《Type7》,曾与现代汽车、波士顿动力展开三方跨界合作。其于 2019 年开始的长期项目《模糊边界》始于他对「感知即现实」这一理念的认同与探索,在一系列超现实与次现实主题作品的创作中试图寻找感知与现实之间的平衡与制约。

《世间无神人造神》kefan404

而在接触 NFT 之前,他没想着可以赚到多少钱,只是为了可以简单释放一下自己爆棚的表达欲。他最初的收入来源和大多数数字艺术家一样:海报、周边、商业授权。

制作海报收入无需多说,周边指的是类似 RedBubble 这样的平台会为艺术家们提供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艺术家只需要上传自己的作品并选择上架哪些周边产品,之后的销售、生产、物流都会由平台负责。商业授权则包括了如独立音乐人专辑封面的授权使用、品牌方合作的商业单等等。

此前在社交媒体中还曝出了部分数字艺术创作者在销售自己的作品之前会和买家「约法三章」,要求买家不可以商用,甚至还不可以在社交媒体中展示。可以说在 NFT 走入人们视野之前,版权问题让数字艺术家们销售作品面临着层层阻碍。

而 NFT 的出现让很多数字艺术家对于版权保护问题变得乐观起来,认为 NFT 让他们的版权得到了保障,但 kefan404 却并不这么认为。

「对于创作者自证身份上,NFT 的确有帮助,提供了一种比出具源文件更简单方便并且可以供所有人查看的一种途径。」不过,kefan404 认为这种身份自证也需要创作者长期运营自己的社交媒体,之后通过社交媒体让自己的真实身份与链上地址「绑定」,虽然这种方式对于不喜欢使用社交媒体或是不常运营社交媒体的艺术家们并不友好,但「总归比没有这个步骤要好得多」。

而对于作品传播过程中的版权问题,kefan404 认为 NFT 并没有起到什么帮助,在著作权和版权的定义与处理上和传统艺术品交易并无二致,「甚至因为一些平台的展示机制,原始分辨率的作品都能被下载下来。」

《故土难离》kefan404

此外,也许我们还应该反思,目前的 NFT 到底是帮助保护了版权,还是降低了侵权成本、提高了侵权收益呢?

首先,目前的大多数 NFT 艺术作品都是数字艺术作品,依旧可以被复制、保存,而且所有人都可以用同样的图片自己重新铸造一枚 NFT,而且与互联网实名制不同的是,区块链上的地址是匿名的,即使被侵权也没有办法解决,而目前 OpenSea 等平台能做的也只是下架侵权 NFT,并不能惩罚到侵权者,这无疑大大降低了侵权成本。

此外,如果有没有对作品、作品进行充分研究的买家买到了假货,由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是无法追回损失的财产的,对于侵权者而言,可以随意用他们的作品铸造 NFT,运气好卖出去也不必担心后续的纠纷,相当于「零成本」。

关于这件事近期讨论最多的当属摄影记者丁刚所拍摄的《矿机之花》这幅作品,作品发布当天引起了全网热议,无数人将照片下载下来并上传至 OpenSea 等平台铸造成 NFT,也有一些人在原作基础上加上了一些滤镜并美其名曰「二次创作」,kefan404 更是直言「拿 StyleGAN 套个油画滤镜真算不上二次创作。」而对于这些屡屡出现的侵权事件,kefan404「总是感到非常气愤,但是又无可奈何,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而谈到像 OpenSea 这样的开放性 NFT 平台是否需要更加中心化的监管时,kefan404 列举了 YouTube、Instagram 等内容平台的做法,它们通过与数据库内容对比会对可能侵权的内容作出警告,创作者提出的申诉也往往能很快得到回复。但是在 NFT 领域却很少有项目方去做这件事情。而且更严重的问题在于,目前大部分侵权问题都需要被原作者发现、提出申诉后才可以被发现、处理,所以即便是平台想对这个问题进行监管往往也是力不从心,kefan404 也期待着未来会诞生一些专注于版权保护的区块链项目。

《太阳雨》kefan404

版权问题是一直存在着的,也是一直难以解决的,而且解决方式不能依赖于个体,而是需要社会每一个人做出努力。kefan404 是一位常常被侵权的艺术家,作为当事人,他更加迫切地希望全民都能提高对于版权的尊重和敬畏,同时,创作者们除了要约束自己的行为,绝对不能逾越抄袭、盗版这种绝对红线外,更应该团结起来,在自身权益受到侵犯的时候一起挺身而出、抱团取暖,因为一个人的力量与声音微乎其微。

“很感激那些在我自己之前遇到一些版权纠纷的时候替我挺身而出的朋友们。”kefan404 说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金泰居资讯网立场,如若侵犯您得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