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大考已至!天量解禁17倍浮盈诱惑强烈,机构目标价分歧巨大

创业板首家万亿元市值公司宁德时代(300750.SZ)如日中天,但机构对其后市看法产生了巨大分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6月15日,东吴证券发布研报称,宁德时代所在的行业景气度大超预期,并且公司预示订单超此前预期,产能扩张加速,未来增长确定性较高,给予2022年75倍PE,对应目标价607.5元,维持“买入”评级。

  然而,此前的5月31日,摩根士丹利却将宁德时代评级下调至“低配”,目标价仅为251元。

  对比发现,宁德时代截至6月15日的市值高达10368.5亿元,收盘价为445元/股, 距东吴证券给出的目标价,尚存在36.52%的上涨空间;而对应摩根士丹利的目标价,却需下跌43.6%。

  股价虚高PK高景气预期

  机构对宁德时代的预测大相径庭,但都给出了各自的理由,且看上去都是十分充分。

  根据东吴证券研报估算,宁德时代2021年6月至2022年6月出货量将超过170 GWh,2022全年产量或超250 GWh,同比翻番,连续2年翻倍以上增长。

  韩国市场调研机构SNE Research今年5月底公布的数据显示,一季度,全球动力电池排名前3名的分别是宁德时代、LG新能源和松下,销量分别为21.4 GWh、14.2 GWh与9.7 GWh,对应市场份额分别是32.5%、21.5%和14.7%。而在2020年,这三者的市场份额分别为24%、23.5%和18.5%。

  这表明,正在大干快上的宁德时代,进一步拉开了与对手的差距。

  对于宁德时代未来发展将超预期的预测,国内多家机构均表达了类似观点,如长江证券研报称,车企的车型规划、产品策略、新势力入局、碳中和政策均有可能带动行业景气加速向上,宁德时代景气度存在再超预期可能。

  事实上,宁德时代的产能扩张还在加速,截至目前的产能规划为600-650 GWh。

  按照多家机构给出的数据,持续满产满销的宁德时代在2021年末有望形成150 GWh左右的产能规模,2022年中有望形成220-230 GWh的产能规模。

  支持东吴证券研报目标价的理由还在于,车企与宁德时代合作更多意义在于保障电池供应,锁定未来车型的电池产能。

  除了此前的特斯拉、宝马、大众、上汽等众多合作车企,6月2日,宁德时代还与长城汽车(601633.SH)正式签署十年长期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东吴证券研报就此预计,长城汽车2021年电池需求为4.5-5GWh,到2025年新能源车销量有望达到80-100万辆,电动化率达20%,对应电池需求40-50GWh左右。

  但摩根士丹利认为宁德时代目前的股价已经虚高

  摩根士丹利研报表示,新能源电池的中期前景已基本反应在股价中,而且全球的汽车厂能否推出受市场欢迎的新车型情况可能要到2021年才能被验证。另外,宁德时代的技术服务收入利润率高于电池行业,考虑后续公司合资基地产能建设放缓,这部分收入可能在2021年就会见顶。

  这已经不是摩根士丹利第一次看空宁德时代。

  2020年11月13日,摩根士丹利就给出同样是251元的宁德时代目标价,理由也是相差不多的“股价已经反映新能源电池中期前景”。

  可是,从2020年11月13日以来至2021年6月15日,宁德时代股价不跌反大涨,区间涨幅达到了75.02%,并且在今年已经数次冲破历史最高位。

  天量解禁减持洪峰尚未过境

  目前市值约等于长城汽车和比亚迪(002594.SZ)总和的宁德时代,在国内券商持续的力挺声中,迎来天量限售股解禁流通。

  按照公告,占宁德时代股份总数40.88%的95238.13万股,于6月11日解除限售上市流通。

  宁德时代此番解禁市值高达4139.33亿元,并且流通盘大增70.18%,市场舆论一时惊呼“压力山大”。

  而受解禁消息冲击,宁德时代股价在6月7日出现了今年5月份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当天下跌5.72%,北向资金当日净卖出14.58亿元,位列A股第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此期间,亦有证券营业部向投资者提示风险,谨防宁德时代出现英科医疗(300677.SZ)闪崩现象。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

  此前的6月2日,英科医疗公告称,实控人、董事长刘方毅计划在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6%的2175.55万股,总经理陈琼、副总经理于海生、董秘兼副总经理李斌、财务总监冯杰拟分别减持公司不超0.02%、 0.01%、 0.02%、0.01%股份。按公告前收盘价计算,上述合计减持计划市值约31亿元。

  公告当天,英科医疗股价出现20%跌停,并被3家机构合计卖出6.43亿元,此后至6月15日,英科医疗股价持续颓势,区间跌幅达到30.6%。

  值得关注的是,迎来史上市值最高解禁潮的宁德时代,此前亦有2次首发原股东限售股解禁、3次股权激励限售股解禁和1次定增股解禁,虽然合计解禁数量达到11.4亿股,对应解禁时合计市值为1189.97亿元,相当于今年6月11日解禁市值的28.75%。

  关键问题是,解禁股数量庞大的宁德时代,此前重要股东减持数量却不算多。

  股东持股变动公开数据显示,宁德时代于2020年6月11日至9月29日出现了重要股东减持,分别是宁波联创减持829万股、招银叁号减持1378万股、招银动力减持1279万股,合计套现约208亿元。

  而宁德时代股价在6月7日的下挫,目前来看只是“下蹲起跳”,之后又再创历史新高。

  但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却始终令人不安。

  6月15日收盘价为445元/股的宁德时代,3年前首发上市的发行价仅为25.14元/股,两相比较,前者是后者的17.7倍,首发股东账面浮盈之丰厚,令人咋舌。

  目前,宁德时代尚无重要股东公布预告减持计划,天量解禁市值的堰塞湖险情仍有待市场在未来化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金泰居资讯网立场,如若侵犯您得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