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弃比特币 crypto有了新的愿景

说起来有点奇怪,但在比特币存在了十多年后,人们终于对它是什么达成了一些共识。

比特币的铁杆支持者 (Bitcoiners) 将其比作是「数字黄金」,也即一种主要用例为简单持有的避险资产。甚至那些不怎么喜欢它的人也或多或少接受了这种说法。我们几乎每天都能在媒体上听到一些传奇投资者这样说:“我们相信比特币是一种新兴的价值储存手段,它和黄金一样,可以在多元化投资组合中发挥重要作用。”

甚至没有人谈论比特币为何不在日常交易中被使用,或者它是为何太过缓慢或太不稳定而不能成为有用的货币。这也许都是真的,但这些都是老生常谈。总的来说,HODlers (坚定的比特币持有者) 的叙事赢了。

当然,很多人仍然在嘲笑这种波动性如此之大的资产可以被视为避险资产的想法。毕竟,它有过很多次 50% 或更多的暴跌,其中就包括最近的暴跌:

图源:Bloomberg

但另一方面,你也得承认这一点:这种市值近 1 万亿美元的资产已经形成,尽管它没有任何支撑。

(我知道这时会有人跳出来说我错了,认为比特币是由电力和数学支撑的!但这种观点是错误的。比特币网络是由电力和数学保护的。但受到保护和受到支撑是两码事。你无权使用比特币兑换任何东西。)

事实是,除了一些人认为比特币的网络空间是有价值的以外,比特币的价值根本没有什么支撑。从某种意义上说,区块链可以被比作是一个巨大的去中心化电子表格,而「币」代表了在该电子表格上的一定空间。

比特币的价值已经形成了模因 (memes)。当然,一提到模因和币,人们就会想到狗狗币 (Dogecoin)。但比特币也是一种 meme 币,「数字黄金」(digital gold) 可能就是它最好的模因之一。比特币也有很多可笑的模因,比如「魔法互联网货币巫师」(Magic Internet Money wizard):

不过,除了将「黄金」作为一个不错的 meme 之外,比特币与黄金有着其他共同的属性:

  • 除了持有,其他用途并不多。是的,你可以用黄金做珠宝,且它还有一些工业性质;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人们将黄金作为一种金融资产进行持有。
  • 黄金和比特币基本上都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开采 (挖矿)。而石油不同,地球上没有一个地方像沙特阿拉伯那样拥有如此丰富的石油资源。
  • 两者都是能源密集型且难以开采 (挖矿)。
  • 虽然黄金的供应时间表并不像比特币那样绝对,但除非有一颗黄金小行星撞击地球,否则地球上的黄金总量是相当可预测的。
  • 比特币和黄金都有神秘的起源。比特币有着神秘的缔造者中本聪;古人认为黄金是神圣的,因为它不会失去光泽。

重申一下,你可以同意或不同意比特币的避险资产属性,但这就是为何越来越多的人审视并使用它

观点的分歧

当然,从更广泛的角度来说,观点的分歧一直存在于比特币和加密货币领域中。在比特币内部,关于它应该走向何方以及如何使用,也存在着许多分歧。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数以万计不同的加密货币已经推出,所有这些币在表面上都有着不同的目的或目标。

上一次真正的比特币内部之战是在 2015 年到 2017 年的比特币区块大小之战,当时有一个派别想要改变比特币代码 (以增加比特币区块的大小),让比特币更像一种消费型货币。我们知道,比特币基础层对于网络每秒可以处理的交易量有一个相当硬性的限制,这使得当时许多矿工、交易所和其他公司都争取通过扩大每个比特币区块的大小,使比特币网络底层的交易吞吐量 (TPS) 更快、更便宜。

这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害处,但如果你想成为「数字黄金」,推动重大变更是有风险的。想象一下,调整黄金的原子结构,让它更有光泽。这看起来可能不错,但它真的还是人们信任了几千年的黄金吗?更具体地说,比特币社区中许多人认为,增加更多的容量是对该网络去中心化的一种威胁

那么为什么更多的交易容量会对网络去中心化构成威胁?比特币社区的一个核心原则是,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人都应该能够运行一个完整的比特币节点,该节点可以下载和监控整个比特币网络。这样任何人都可以独立地验证链上发生了什么,有多少币在流通,进行了什么交易等等。这基本上可以在任何便宜的电脑上实现。但是如果基础层太过沉重 (也即,如果有太多的交易堆积起来),那么可能抑制任何个人下载和查看这条链,这意味着只有那些拥有更强计算能力的节点才能监控它,从而限制了节点的广度 (和去中心化)。

应该说,虽然这是一场技术上的战斗,但也有派系因素,双方都怀疑有些参与者试图控制比特币网络以达到他们的特定目的。无论如何,比特币最终基本保持不变。尽管对其做出了一些调整,但没有立即做出重大变更。总的来说,比特币的核心发展理念是极其保守和抵制变更的。这与硅谷「快速行动,打破常规」的理念正好相反。比特币根本不是关于持续迭代的。同样,如果你 (比特币) 的目标仅仅是成为「黄金」,这可能是更加明智的。

当然,世界上有些人被中本聪带来的这项突破所吸引 — 比特币首次确立了在网上创造去中心化稀缺性的能力, 因此有些人想要做的不仅仅是创造一种可以简单持有的东西,而是想要利用这项技术做点什么。诚然,这是可以理解的。

Vitalik Buterin 正是希望利用这项技术做点什么的人之一,他在 2013 年发表了以太坊白皮书,认为通过一些修改,区块链可以做的不仅仅是作为一个「货币数据库」。他的愿景包括使区块链充当身份识别库、去中心化文件存储和金融衍生品等。基本上,人们今天兴奋地在使用 DeFi、NFTs、DAO 等做的很多事情都在以太坊白皮书中非常明确地阐述了。

正是从这里开始,我们看到了加密世界的一场真正的分裂,这场分裂导致了关于这项技术的实际用途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

加密货币 vs. Tokens

在某种意义上,比特币和以太坊都可以被描述为两个不同数字部落的「官方货币」,虽然很多人显然同时持有这两种币。

比特币支持者 (Bitcoiners) 倾向于高度重视对抗性思维。他们不去信任任何人:你在某个交易所买了比特币?马上提出来,转移到你的私人钱包里,这样你就不会有任何交易对手风险;运行你自己的节点,这样你就可以直接监控整个网络… …在过去几个月里,推特上的 Bitcoiners 已经开始采用了带有激光眼睛的模因 (meme) 了!

正如 Bitcoiner 网红 Anthony Pompliano (Pomp) 最近发推文所说,这是“比特币 vs. 整个世界”(Bitcoin vs. The World)。Bitcoiners 不信任银行。他们真的不信任央行。铁杆的比特币支持者认为,你应该把每个人都当成骗子。中本聪失踪对于比特币项目至关重要,因为如果他不隐身,那么一些人就会「信任」他的判断力。Bitcoiners 也吃很多肉。这和信任没有关系,这只是这个部落的一个明显事实。虽然无论如何这一点都不是普遍的,但这是一个事实。

以太坊支持者 (Ethereans) 则不同的。他们的创始人仍然很活跃,影响力很大。Vitalik Buterin 也没有激光眼睛。但有好几次他被拍到穿着印有小猫图案的T恤。他吃大量的椰子、黑巧克力、坚果和牛油果而不是肉。以太坊上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是 Uniswap 有着一个古怪的独角兽主题。没有那些大男子主义的东西。在 Pomp 发布关于比特币对抗世界的推文后,一些以太坊支持者回应称,他们的使命是为了世界,而不是对抗世界。这是一种截然不同的 (社区) 氛围。

这是一张 Vitalik 吃牛油果吐司的照片,他穿着一件上面有小猫和彩虹的T恤。这很好地说明了这一切。

当然,这些都是一般性的概括。世界很大,很多人兼备两者。但如果真的有人类学家的话,我建议有人深入研究这个问题,并就此写一本书,因为两者的区别是显著的。

有趣的是,除了作为一种加密货币,以太坊也是一种 Token (“代币”,也译作”通证”)。Token 是什么?一个最简单的比喻就是,可以将 ETH 与 Chuck E. Cheese (查克芝士) 餐厅推出的游戏币相比较。ETH 是可以在特定的环境下兑换商品和服务的「money」,就好像 Chuck E. Cheese 的游戏币可以让你玩电子游戏、弹球游戏、滑球游戏等等。

编者注:Chuck E Cheese (查克芝士) 是美国的儿童连锁餐厅,在经营过程中把电子游戏和餐饮进行了结合,餐厅内提供街机游戏、电子游戏、游乐设施和其他活动。该餐厅以游戏币的形式来推动营收,每个不同价位的套餐有相应数量的游戏币赠送,为了得到更多的币消费者往往会点价格较高的套餐。

在以太坊的世界里,这种货币 (即 ETH) 让你能够通过向该网络支付一笔费用来运行构建在上面的各种应用。比如,运行在以太坊网络上的最大应用之一是上文提及的交易所 Uniswap,在上面你可以进行不同的代币兑换。每次你进行交易时,你都必须向处理交易的计算机网络 (也即以太坊网络) 支付一笔“Gas费”(以 ETH 计价)。因此,基于上面的类比,Uniswap 就像是该餐厅里面的一款游戏一样。

要让比特币有价值,你就得接受 (相信) 它有价值。你要么相信,要么不相信。而对于 Token,其中的信仰成分就更少了:如果你想要使用搭建在以太坊之上的某个应用,那么你必须使用 ETH。如果有人向你发送 ETH,你知道你将能够在整个以太坊网络中使用它。你也许会对整件事持怀疑态度,认为这都是投机游戏。但就像 Chuck E. Cheese 的游戏币一样,ETH 是有用的,而且如果你想加入这个世界,你就必须要持有它。

那么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呢?

因此,一旦你进入了 Tokens 的领域,你不需要信仰,但你仍然需要具有意义。在去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很有趣,但在某种程度上,你交易的东西需要产生实际的价值,而不仅仅是不断进行更多的币币交易。否则,一切最终都会崩溃。那么 Tokens 将走向何方?有三种可能性。

第一种可能性是一切都崩溃。这种可能性真的不能排除。这基本上就是 2017 年 1CO (首次代币发行) 的情况。当时,你需要购买 ETH 来买入 1COs,且这个现象在当时得到了大量的炒作,但这种狂热最终还是消失了。很多 1CO 项目都失败了。除此之外,很多这类活动更像是 IPOs (首次公开募股),只是使用的是一种不同的「货币」,因此这些都是违反法律的未注册证券。最后,这一切 (还有加密领域中的其他一些东西) 都崩溃了。公众一时失去了兴趣。加密寒冬随之而来。

第二种可能性是出现了新的社会协调模式。你可能会觉得 NFTs (非同质化代币) 有点傻,但显然很多人有不同的想法。人们在继续支付真金白银,以获得对某些数字内容的所有权。这看起来确实有点像一时的流行,但在这个领域里一直有更多的实验在进行。而且,即使不是 NFTs,也有可能是另一种易于编程的新型货币网络诞生出新的活动模式。

在这个概念中,以太坊可能最终成为一种新型去中心化社交网络的底层:以太坊上面有游戏 (比如数字赛马),有艺术品 (比如艺术家 Beeple 的 NFT 艺术品),有新型的去中心化出版平台 (比如 Mirror) 等等。从一开始,人们就被 DAO (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 的概念所吸引,在这个概念中,人们以一种有点像公司的方式将他们的资金聚集在一起,但也有点不同,DAO 采用一种全新的治理模式,使其可能更像一个合作组织。很难说这一切都将如何。但关键在于,这些都是通过 Tokens 实现的“现实世界的活动”的例子,而这些例子并没有对以前所做的事情进行完美的模拟。它们是新式的。

第三种可能性是,DeFi 变得对于金融领域举足轻重。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你也许已经听到了很多关于 DeFi 或“去中心化金融”的兴起。这是一个包含许多不同事物的术语。你可以在一些 DeFi 应用中把你的币投进流动性池,并从其他参与者那里收取交易费用;其他的一些 DeFi 模式还包括将币作为抵押品来借到更多的币等等。这个领域有大量的资金,比如 DeFi 借贷协议 AAVE 中有超过 200 亿美元的币被锁仓,许多人对打破传统金融的前景感到兴奋。然而,到目前为止,DeFi 主要的用例 (正如许多参与者会承认的那样) 只是……对更多币的投机。人们只是 (通过 DeFi) 把钱借给那些想要做多更多币的人。

但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瞥见 DeFi 在未来将不再只是一场投机游戏。从技术的角度来看,任何人都可以编写一些代码,并以某种创新的方式将借款人和放贷人匹配起来,这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此外,在以太坊上也已经可以通过某种形式来表征“现实世界中的”资产,比如一些以美元计价的稳定币作为 Tokens (ERC-20标准) 的形式流通于以太坊网络中;一种称为 PAX Gold 的以太坊代币由实物黄金支撑等等。从理论上讲,来自企业或家庭借款人的现金流也可以变成一种 Token。

目前,这些 DeFi 平台上发生的所有借贷都是超额抵押的。因此,你可能抵押价值 110 美元的 ETH,然后获得价值 100 美元的稳定币,你可以用这些稳定币来投机更多的币。这种类型的贷款对于智能合约来说很容易处理,因为如果 ETH 的价格下降,抵押品清算可以自动进行。这种模式对于投机来说是有意义的,因为很多人都持有币,他们想以自己的币为抵押借钱来借入资金用于买入更多的币 (从而进行投机目的)。

但针对诸如购房抵押贷款之类的情况而搭建一个 DeFi 借贷模型要复杂得多,因为区块链无法判断你的信誉度,且如果你停止还按揭,区块链也无法将你从房子里驱逐出去。区块链无法对你进行信誉评估,也不知道你的房子的市场价格是否下降了或类似的事情。要做到这些,你需要通过真正的人类。

人们正在努力解决上述所有问题,虽然这很复杂,法律上也不完善。现在,这些涉及到 DeFi 资本和人类代理人的结合。例如,有一家名为 Centrifuge 的初创公司,该公司把资金放入 SPV  (即Special Purpose Vehicle,一种信托或资产管理产品) 用于为小型房地产投资融资。来自该 SPV 的收入流随后被转化为以太坊 ERC-20 代币,并被用作 Maker 协议的抵押品,Maker 协议支持一种名为 Dai 的稳定币。抵押之后,Centrifuge 将从 Maker 协议中铸造出 Dai (然后可以通过某个 OTC 交易柜台将之兑换为真实的美元)。从理论上讲,这使得现实世界的投资可以通过链上进行融资。

但无论在何种规模下,这种做法的实际效果都远未确定。与传统金融相比,这些项目有什么优势也不清楚 (虽然 Centrifuge 公司声称,这样做的资金成本更低,而且该系统可以用于资助那些规模太小、大银行不关注的项目)。它们是否真的能扩大规模并变得有用,则是另一回事儿。

而且另一个大问题是,政府最终是否会容忍人们在不遵守现有金融法规的情况下,推出这些基本上相当于传统银行、贷款机构、股票市场或合成衍生品交易所的应用呢?

就像现在,你可以去 Uniswap 连接你的以太坊钱包,用它来交易一个追踪苹果股票价格的代币 (比如 DeFi 衍生品协议 Synthetix 推出的 sAAPL)。

截图源自 Uniswap

在 Uniswap 不需要注册账户。该平台不会拥有你的身份信息,没有 KYC/AML 或类似的东西。该平台所知道的只是你连接的那个由数字和字母组成的以太坊钱包地址。

目前对 DeFi 的普遍押注似乎是:监管机构将对这一切保持冷静。或者:如果他们真的想阻止 DeFi,他们也无法阻止,因为 DeFi 应用只是开源软件,即使这些 DeFi 公司退出,软件也会继续存在。对于这方面,我们拭目以待。

产生的问题

因此,作为一枚真正用来做某件事的「币」的问题是,它必须做好它的本职工作。比特币缓慢,效率低下,交易成本高昂,但没有人真的对它抱有更多期望。

(需要说明的是,目前已经有一些项目在比特币网络之上创建超快支付和智能合约。如果我不承认这一点,有些人会气急败坏并声称比特币已经解决了这些问题。这些项目仍然非常小众。更重要的是,即使这些项目没有起飞,比特币的「数字黄金」应用也不受影响。)

就目前而言,以太坊在可扩展性方面或多或少存在与比特币相同的问题。以太坊相当慢,交易也很昂贵。如果你是「数字黄金」,那么缓慢和昂贵没什么问题;但如果你试图为金融服务提供动力,那么缓慢和昂贵就是个问题了。我们回到上文提及的 Chuck E. Cheese 餐厅的类比,以太坊和 Chuck E. Cheese 之间的一个区别是,以太坊上的游戏的价格 (即Gas费用) 不是固定的。当很多人突然开始交易时 (这往往发生在价格波动高峰期间),你的 Gas 费用就会上升,因为系统一次只能处理这么多交易,交易员们为了争夺稀缺的区块空间而相互竞争 (也即竞相出价更高的 Gas 费用)。所以,如果你在以太坊上玩数字赛马游戏,突然出现市场崩溃和交易费用激增,这可不是理想的情况。

以下是实际发生的事情:几周前,以太坊网络的使用成本飙升,因为有人模仿狗狗币(Dogecoin) 创造出了一种币 Shiba,它短暂地流行了一段时间,以至于其他所有东西都变慢了或更贵了。因为以太坊的交易容量是有限的,任何使用该网络的人要么必须在队伍后面排队,要么支付更多的费用才能排在这些 Shiba 交易者的前面。

针对这些问题已经有了一些理论上的解决方案 (比如分片)。以太坊也有所谓的 L2 解决方案,旨在使交易更快、更便宜、更可靠等等。但建造这些东西需要时间,而且人们已经为此工作了一段时间。与此同时,你必须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如果市场波动剧烈,或者再次出现 Meme 代币狂热,每个人都将必须支付更高的费用,或者接受缓慢的服务。

另一件事是,一旦你在性能方面有所限制,另一个 (竞争性) 平台就会出现,理论上还提供更好的性能。

5 月底,加密基金 Multicoin Capital 的联合创始人 Kyle Samani 写了一篇博客文章,认为 DeFi 是区块链技术的杀手级应用。他表示,比特币曾经风光一时,但现在我们 (为区块链) 找到了更好的用途。有趣的是,他的观点并不是对以太坊本身的认可。相反,Kyle 谈到了 Multicoin Capital 这家投资机构对公链项目 Solana 的乐观看法,且 Solana 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平台,与以太坊在 DeFi 应用方面构成竞争关系。Kyle 的文章的基本要点是,Solana 拥有比以太坊更好的规格,它已经有了足够的抗审查性和去中心化水平,可以更好地实现扩容。Solana 于 2020 年 3 月成立,旨在打造一个高速区块链金融服务平台。

其他人可能会对 Solana 是否真的更好而持有不同意见,但关键是,当你阅读 Kyle 的文章时,它读起来就像是对两个不同软件项目进行评估,就像有人将 AWS 与 Azure 或 Oracle (甲骨文) 进行比较。文章中没有太多关于文化或任何具有比特币和以太坊特征的东西的讨论。他观点基本上是,Solana 可以以一种强大的方式完成这项工作,而且它不像以太坊目前那样路线图模糊。在一则回复我的推文中,Kyle 表示他“在理性上”做空比特币 (不是实际做空),并表示最有价值的加密货币最终将是胜出的 (区块链) 网络的原生代币。

无论如何,总的来说,这篇文章 (描述的愿景) 与最初的比特币愿景有着根本的不同。Solana 不需要像比特币那样的信仰或神秘信仰或文化。如果 DeFi 扎稳了脚跟,某条链或另一条链成为其主导平台 (无论是 Solana,还是以太坊或其他我们甚至没有提及到的链),那么其原生代币将具有价值。

写在最后

所有基于区块链的系统都有两个基本理念。第一个是,你有史以来第一次在网上拥有一个可以证明属于你的东西,这个东西可以是一枚加密货币、一枚 Token、一枚 NFT 等等。你拥有它,控制它,没有任何第三方有发言权。另一个核心理念是,要实现这一目标,就需要建立一个足够去中心化的计算机网络,这样,个人、公司或政府对上面发生的事情都没有发言权。

但这就是岔路口出现的地方。比特币的愿景是创造一种新的货币形式,不受任何中央发行方的控制。而 DeFi 的愿景则相反,它将这种 (中央发行方的) 货币创造视为理所当然。毕竟,而在以太坊上,你可以在 DeFi 中使用锚定美元的稳定币,因此何必去浪费时间做无用功呢?相反,基于 DeFi 的愿景是搭建不可阻挡的基于区块链的软件和服务,然后用这些货币做一些事情。

如果一个去中心化的计算机网络能够以某种强大而新颖的方式匹配借方和出借方,那么支持它的软件和 Tokens 就应该是有价值的。试图创造一种新的货币形式?这不是你在斯坦福会学到的东西。编写颠覆传统金融服务的软件?这可以学到。此外,比特币让很多技术人员感到沮丧,因为该社区行动缓慢,不去打破常规。

说了这么多,所有这些都是不同的派别和愿景,它们仍然属于内部游戏。我们不清楚普通加密货币投资者对这些不同的模式有多少关注。如果你看一下这些币,你会发现它们之间存在高度的相关性。它们要么同时上升,要么同时下降。这其中包括比特币、ETH 和 Solana,也包括一堆其他不符合流行叙事的货币 (例如,莱特币 (Litecoin) ,尽管其创始人在2017年退出了该项目,但它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货币之一,它既没有价值存储叙事,也没有定义自身的叙事或其他内容)。

下图是 2017 年以来夏天以太坊、比特币和莱特币的价格图表。你可以看出,它们同起同落。

图源:Bloomberg

市场强烈地给人一种感觉,即人们想要入场加密货币,然后把自己的筹码放入一堆不同的方格中,不会有太多思考。也许他们会买入一些自己听说过的币,也许他们会因为觉得拥有很多币很有趣而买入某种价格较低的币,或者也许他们就是买入一些看起来很有趣的币。只要情况是这样,我们可能仍然会有这些普遍的繁荣-萧条周期,在这个周期中,币价随着投资者和交易员的动物本能而上涨或下跌。

但不同的币和项目在采取的路线和理念上的差异是非常真实的。现在一些 (区块链) 技术人员炒作的东西,无论从其设想的特性还是目标而言,都与比特币有本质的不同。最终,随着这一领域的成熟,随着不同的路线战胜其他路线,回报应该变得不那么相互关联和更加独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金泰居资讯网立场,如若侵犯您得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