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E入局背后 音乐NFT的用户市场、应用价值与海外实践

导读:TME入局背后 音乐NFT的用户市场、应用价值与海外实践,写出增加本局用户的过程,登录人社局的用户名是啥,局域用户,产业市场的用户购买行为主要内容,市场用户分析可通过什么方法实施,下沉市场的用户需求,用户市场对产品层次要求,产品用户市场和消费者市场,产品用户市场,深圳人社局电话号码

导 读

今年3月,加密艺术家Beeple的NFT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以6025万美元的拍卖价成交,让NFT概念被更多人看到。

NFT即“非同质化货币”,是区块链技术应用的一个封装。区块链可看作一个“分布式记账网络”,每个人获得内容相同、唯一的可记录账本,各自与参与进来的人记账,而NFT是区块链技术上定义的一套协议,作为物品所有的权凭证。

国内市场来说,多家互联网公司已经入局。今年以来,国内的阿里、腾讯凭借其区块链技术-蚂蚁链、至信链迅速入局。6月,支付宝推出的限量NFT敦煌飞天和九色鹿皮肤被瞬间秒杀。而后腾讯PCG旗下的NFT平台“幻核”APP正式上线,首期限量发售300枚“有声《十三邀》数字艺术收藏品NFT”同样在短时间内售罄。

在这样的背景下,音乐领域,今年8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率先推出了TME数字藏品平台,旗下QQ音乐和腾讯音乐人平台与胡彦斌等音乐人合作了首批“TME数字藏品”,QQ音乐将成为国内首个发行数字藏品的音乐平台。

而据透露,未来,腾讯音乐人开放平台正在计划与QQ音乐、酷狗音乐合作一个NFT开放平台,未来普通音乐人也可通过简单DIY操作,发行属于自己的NFT。

不管是国内市场还是海外,音乐与NFT的结合都已经开场。IMS在六月末发布的《IMS Business Report 2021》中就指出,进入2021年后音乐行业就开始积极拥抱NFT领域,仅2021年1月-5月,就有价值6520万美元的NFT音乐藏品被发行。

该报告也指出,NFT作为数字藏品仅应用了它在区块链的表层,未来音乐与NFT之间可能会有更深层的应用值得去探索。例如,基于区块链的音乐识别技术能够让音乐在流媒体的版税支付更加公平和透明,同时版权也能得到很好的保护。

腾讯音乐入局音乐NFT

腾讯音乐于8月15日发行了首个“TME数字藏品”,2001张胡彦斌《和尚》20周年纪念黑胶NFT在QQ音乐上发行后被一抢而空,约8万人参与了预约抽签。

在首次尝试音乐NFT后,TME还将联合张楚、周传雄、莫西子诗、肖全、张尕怂、一棵小葱等腾讯音乐人和艺术家发布更多不同形态的数字藏品。例如张楚将发行的数字藏品就把歌曲与他的摄影作品结合,进行了《楚天广阔》的策划,莫西子诗在彝族采风时的片段和其散文诗结合在了一起,推出《诗意万物》,一棵小葱则基于《易知难》的照片,与周传雄、知名摄影家肖全联动,创造了一首歌曲。

TME数字藏品将音乐与生活观察的摄影作品、潮流手办、致敬时光的创新典藏结合,也就是说,腾讯音乐NFT不只有“音乐”,还有“视觉”,是一个多内容结合的艺术品。

在近期一次由腾讯音乐人在上海音乐谷主办的月亮沙龙主题交流活动“链上月亮 收获便士”的现场,腾讯音乐人开放平台产品及运营总监林艳秋表示,音乐NFT可以和文创等内容结合。腾讯音乐试图挖掘音乐人们在音乐之外的特性,将其与音乐结合,以NFT产品的方式呈现。对已经尝试的音乐人而言,它是一种新商品模式,也是向大众传达更多自我信息的渠道。

在腾讯音乐人张楚和一棵小葱看来,NFT贵于记录性,改变了早期流媒体不可追踪的特性,使作品能够珍藏下来。同时,张楚认为通过科技手段,音乐人通过NFT表达了更多隐藏性格,期待从购买者身上得到反馈。

并且,基于至信链这一区块链技术,音乐NFT并不单是视听结合的艺术品,还承载了解决音乐人版权痛点的任务。

对于数字音乐确权难的问题,林艳秋表示,腾讯音乐人开放平台与区块链证书结合,每个作品上传时会免费生产一个“至信链”证书,有唯一的时间点和标识,用来证明原创者。在未来时间段,任何与其相仿的歌曲都会被监测到,目前已有维权成功的案例。

如果确权问题能够解决,音乐NFT权属关系发生的变动便可记录下来,形成链条。

秦青总结,音乐NFT对创作者的好处在于直面用户,与用户形成直接沟通,并且产权交易明晰,平台方可以开辟新赛道,将更多流量转换给创作者。

据透露,未来,腾讯音乐人开放平台正在计划与QQ音乐、酷狗合作一个NFT开放平台,未来普通音乐人也可通过简单DIY操作,发行属于自己的NFT。

音乐NFT的用户市场

消费心理、鉴赏方式和社交方式

站在消费端来看,音乐NFT可能满足怎样的需求? 

加密艺术家宋婷认为,NFT改变了用户的消费心理、鉴赏方式和社交方式。

去年,宋婷举办了个人兼中国首个区块链艺术展《The Recyborg Cathedral and Bazaar》,其NFT作品《牡丹亭》曾在中国嘉德拍卖行以66.7万元成交。作为艺术家,她也曾参与多次加密艺术的竞拍和购买。

对于消费者而言,音乐NFT与普通数字专辑的浅层区别在于,消费者拥有了唯一的、不可复制的产品,这也是区块链技术带来的消费心理改变。

秦青还认为,区块链是“达成共识”,“共情”则是未来NFT的主流,在改变收藏方式后,吸引消费者的是NFT背后的艺术理念。消费者认同NFT表达形式,也需要群体被认可。

在鉴赏层面,音乐本身不是视觉类的产品,此次将要推出的TME数字藏品是音乐NFT的一次视听结合尝试。对于视觉化的音乐NFT,宋婷认为它延展了消费者对音乐作品的鉴赏方式。

“音乐成为NFT难在视觉刺激。很多世界有名加密艺术家的科幻动画是做配件的,没有灵魂,有灵魂的地方会有配乐。抖音的出现让大家注意力发生了转移,或许当10后成为市场主要受众时,他们已经习惯了边听音乐边播放视频带来的多感官刺激。” 宋婷说。

谈及未来音乐与视觉的结合方式,宋婷基于她熟悉的“对抗式生成神经网络”技术进行了猜想,理论上,旋律、歌词都可以映射到数字变化,以此生成一个独一无二的视觉物。

从社交角度看,对于音乐NFT,宋婷期待的是,如果能基于收藏NFT,围绕音乐展开社交,或许就不必通过参加音乐会,才能寻求审美共识。

“我认为这是一种身份认同,把自己归类到圈子。在音乐NFT的探索上,是否可以直观地展现自己的音乐喜好,高效找到音乐的同圈人,不需要再为买外国音乐找海淘了。” 《膨胀青年》创意总监阿甘补充到。

音乐NFT的更多可能玩法

去年,宋婷关注了全世界拍卖额前100的作品,发现其中60%与科幻相关,虽然统计结果显示,科幻让市场更容易买单,宋婷却反其道而行之,做了轧染作品。

对于想要入局NFT的音乐人,宋婷认为不要局限于选题,因为最早最核心的加密艺术消费者仍旧是数字新贵,可能是在互联网或区块产业链里得到社会财富的年轻人。但音乐人的作品不管是否有科幻因素,只要本身有个性,就会通过围绕艺术内容本身延展社交,并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音乐NFT未来的方向在哪里?秦青认为近期发生的一些国内外案例可以给予借鉴。

第一个案例是公益与音乐的结合。在世界海洋公益日,宋婷以上万张公益照片作为素材,通过AI技术训练出四张图,将其作为音乐人发行的“世界海洋公益日”封面。这是首次把NFT公益、AI创作、音乐内容糅合在一起的创作尝试,对公益和音乐界有一定价值。

第二个案例是海外平台发行的NFT演唱会门票。它与普通门票的区别在于,通过链条上记录的关系,可以确保更多艺人权益和投放机会。然而,购买NFT门票的流程却较为复杂,秦青表示,在发行NFT时,国内需要有腾讯这样的合规平台来帮助实现。金泰居资讯网 https://jingdian230.com

第三是虚拟歌手的选秀节目,评委由真人担当,选手是虚拟人,虚拟人的确权和内容交易可以通过NFT来解决。

此外,秦青认为目前721协议(单个发行)和115协议(批量发行)的发行方式可以把版权交易与板块交易区分开,将来腾讯音乐会在NFT领域探索更好的分发模式。

目前,TME数字藏品不支持转赠,也不开放二级市场。但秦青认为未来TME数字藏品还有更多可能打法。

海外音乐NFT市场

根据在全球第一商业数据平台Statista上发行的音乐NFT统计报告,全球市场的音乐NFT销量从2020年9月的5万美元,涨至2021年3月的2670万美元最高值后,经历了连续两个月的大跌,2021年5月全球音乐NFT销量为140万美元。

从NFT音乐风格上看,电子音乐的销量占比最大,此后是Hiphop/R&B/Soul和摇滚/另类音乐。

NFT 作品因为拥有数字出处,稀缺性和可收藏性,在 SuperRare 等 NFT 市场上以稀缺数量出售的视听收藏品很受追捧,给音乐人们带来不菲的利润。今年早些时候,RAC 就通过出售《大象之梦》打破了 SuperRare 的销售记录,以 70 ETH 的高价卖给了著名的 NFT 收藏家 Max Stealth。

目前,已有多组海外音乐人如Kings of Leon、Jay Z、Aphex Twin、Steve Aoki等进入NFT市场。其中,今年3月美国摇滚乐队Kings of Leon在票务兼音乐NFT平台Yellow Heart发行的NFT专辑《When You See Yourself》在两周内销量达200万美元。

《When You See Yourself》NFT包括限量版黑胶唱片和独家数字艺术作品,买家以50美元的价格通过代币进行购买。Kings of Leon还在其NFT系列中包含了低价50以太坊(约9万美元)“golden ticket”的竞拍,前6位竞标者可以获得任何世界巡演的4张前排门票等福利。

全球音乐巨头已经开始布局音乐NFT。今年8月,索尼音乐宣布了对NFT交易平台MakersPlace的投资。而华纳音乐与全球最大AR技术公司Genies建立合作关系,为旗下艺人开发Avatar和虚拟道具NFT。此前,华纳在2019年还投资了热门NFT平台NBA Top Shot的打造者区块链公司Dapper Labs,通过其与Genie的联动,华纳音乐人可以把最爱的文化时刻和最新艺术创作转变为虚拟道具,在Genie售卖。

与此同时,一些独立音乐NFT平台也已经上线。去年年底,Binance 智能链上线了世界第一个音乐NFT平台ROCKI。据滚石杂志解读,独立音乐人正在转向区块链领域,而ROCKI推出的NFT平台可能带来音乐行业的革命效应。

ROCKI通过区块链技术,让音乐人可以直接面向粉丝,去除中间环节,得到版税保障。粉丝可以投资喜欢的音乐人,通过购买部分歌曲版税所有权获得作品分成。

ROCKI平台现已聚集了9000多名音乐人,发布了超800个音乐NFT。未来,除了推出更多NFT玩法,Bjorn透露ROCKI将瞄准亚洲音乐市场,随着TikTok改变了音乐消费方式,ROCKI上发布的音乐很有可能通过TikTok进行宣传。

而未来,NFT与音乐的结合将如何发展,还有待更多的实践。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金泰居资讯网立场,如若侵犯您得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