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举报盗砂被碾亡 女儿不满1岁

极目新闻记者 詹钘 陕西汉中报道

视频剪辑 殷悦00:46

没有任何预兆,7月10日早晨,因遭到装载机碾压,陕西汉中西乡县骆家坝镇钟家沟村两夫妻不幸身亡。

18日上午,在两夫妻的家里,门口依然摆着花圈;一人高的紫香正在燃烧,灰烬时不时往下掉。堂屋内,夫妻两人的黑白照片摆在一起。家人则聚集在旁边的房间,悲伤不语,偶尔夹杂着10个月大婴儿的哭声。

这起因偷采河砂而起的事件,造成2人死亡,1人被刑拘。两个家庭也因此发生巨变。

七零八落的家庭,该如何面对?偷采河砂的背后,又暴露了哪些问题?

矛盾前夜

“那天晚上停电了。”

在钟家沟村的一家理发店,正在理发的初中学生林金义(化名)清晰地记得,7月9日当晚,因为村里临时停电,让他正在玩游戏的手机电量耗尽关机了。

当天晚上,还一直下着大雨。

副食店女老板林芬(化名)也没在外晃悠,早早地就睡下了。

10日早晨五六点左右,村里的电力恢复了正常供应。林金义那会也醒了,那时,躺在床上的他听到了旁边牧马河哗哗的水流声。虽然河里的水流很急,但林金义发现,下了一晚上的雨好像暂时停了下来。

而在这个时间段里,之后被碾压身亡夫妻中的丈夫杨某,早已来到牧马河边,阻止同村的黄某偷采河砂。清晨5点57分,他通过电话向镇政府举报了该情况。

按照计划,当天白天,杨某准备去问问小猪仔的事情,同时去投喂二十余头母猪,让贷款上百万元建起来的养猪场能够快速地运转起来。

然而,事与愿违。早上7点多,刚起床的林芬听到有人在街上喊:“惨不忍睹哦,惨不忍睹,这不得了。”林芬心想,昨天村里出了个车祸,今天又怎么了。

这个时候,雨又下起来了,而且越来越大。

来到横跨牧马河的新大桥边,林芬才发现,杨某夫妻死了,“一个躺在铲车前面,一个躺在铲车后面。”

父母离去

站在牧马河新大桥上,黄色的河水从脚下奔腾而过。

牧马河

从桥下往前几百米左右,就是林芬看到夫妻两人殒命的地方。

7月10日早上,林芬到事发现场时,已经有不少人在河边了。其中,包括杨某的儿子——今年20岁的小杨。

那天早晨,天才刚刚亮,小杨接到村里人的电话,让他赶紧去一趟河道。迎着大雨,来到河道旁,小杨不好的预感被应验,他看到父母两人躺在岸边的积水里。

和现场的人一起将父母从水里拉出来之后,小杨发现父亲四肢被碾压断裂,身体多处被撞伤,母亲上身也被碾压。

现场的人告诉小杨,其父亲在7点半左右遇害,随后,黄某还继续开着装载机铲压他家的小车。母亲听到消息后急匆匆赶到河边时,父亲已经遍体鳞伤。没想到黄某的装载机再一次对准了他母亲,将其碾压身亡。

停放在路边的设备

案发后的第二天,西乡县公安局官方通报了该案件,称犯罪嫌疑人黄某已经被公安机关控制,正在进行安检侦办和善后处置工作。

压抑不住自己愤怒的情绪,7月13日,小杨在微博上发帖,讲述了当天的事情经过,称父母被残忍地杀害,希望能够将其绳之以法。

随后,多家媒体跟进报道,犯罪嫌疑人黄某的“霸道”“蛮横”被“挖”了出来,黄家和杨家曾经因采砂酿成的矛盾也人尽皆知。

被撕裂的家

在钟家沟村,310县道穿村而过。

杨某家的房子依310县道而建,面对山坡,背后是牧马河。

这栋三层的楼房在前两年刚刚完成装修,一楼装了玻璃门,还配了沙发和大电视。

7月18日上午,大街上其他人围坐在一起高谈阔论,买菜讲价闲聊时,从杨某的家里,却偶尔传出婴儿的哭声。

“他们想要个女儿,去年如愿了。”同村住在街边的李霞(化名)说,这个孩子,是杨某和聂某夫妇的女儿。二胎政策放开后,聂某在四十多岁的高龄生下了二胎。看到是女娃,“一家人每天高兴的不得了。”

2020年9月份,在微信朋友圈,聂某还专门发布了视频,庆祝女儿满月。

聂某去年发的朋友圈

如今,女儿还这么小父母就离去,“后面还要抚养一二十年直到她长大成人,很难。”

李霞跟杨某家做邻居有二三十年了,丈夫跟杨某小时候是同学,也是发小。

李霞眼里,杨某有些大大咧咧,人挺大方;“聂某平时就在家里做做家务,带孩子,对人特别的好。”

去年冬天,为了改善一家人的生活,杨某贷款办了养猪场,养了有二十余头母猪。目前,在银行还欠80余万元贷款,加上向亲戚朋友借的钱,杨家欠债已经超过了100万元。

采砂结怨

让人没想到的是,犯罪嫌疑人黄某的家,就在杨某家对面。

黄某家大门紧闭

他们,是真正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

极目新闻记者来到钟家沟村时,黄某家大门紧闭。周边邻居介绍,事发后,黄某家人就已经离开。

“上一辈算是亲戚,但是这一辈没怎么走动了。”林芬说,以前两人因为采砂打过架,之后多年基本上没有往来。

早些年,在牧马河采砂管理还不是很严格的时候,杨某和黄某两人各自都在干采砂的行当。那个时候,两人经常发生争吵,甚至因偷采被当地政府部门处罚。

7月17日,西乡县委宣传部发布的通报印证了这一说法。根据通报,黄某分别于2015年7月和2017年8月因偷挖砂石被县水利局行政处罚;杨某则在2017年8月因偷挖砂石被行政处罚。

而据极目新闻记者向西乡县当地水利部门了解,一直以来,两人都没有获得采砂的相关资质。

牧马河禁采后,杨某将闲置的挖掘机出租,获得部分收入;将家中的堂屋改成小餐厅接待食客;同时,在去年贷款建起了养猪场。

不过,10日当天早上,为了阻止黄某偷采砂石,杨某用其小轿车进行拦截。两人冲突升级,旁人劝阻无效后,黄某将杨某夫妇碾压身亡。

路边停靠的挖掘机和卡车

河砂的诱惑

牧马河是汉江的支流,流域以山地丘陵为主,资源丰富。

有知情人称,从2000年开始,不少牧马河周边流域村民通过采河砂变现,这也成为他们赚钱的门路。

牧马河里的黄沙

“采砂的高峰应该是在七八年前。”西乡县峡口镇村民姜西(化名)告诉记者,那个时候,村里或者外面实力强的老板,配备好装载机、皮带机等设备,在获得资质后,通过正常途径申报,获得开采河砂的权利。

个别私下想挖采的村民,则会购买二手的装载机和小货车,在半夜起来偷采。

小小的河砂,利润不可小觑。

姜西说,按照现在每吨近百元的价格,一台3-5吨的小货车装车往外拖一趟,就能进账几百元,如果晚上多来几趟,收入会更高。

偷采时,村民一般会选择在雨天。一个原因是雨天有流水冲刷河岸,不容易留下证据;另外一个原因则是雨下的时间越长,水流越大,从上游带下来的泥沙量就越多,挖沙也更容易。

“其实我们村偷采的倒也没几个人。”一钟家沟村村民告诉记者,多年来,村里一直就只有两三个人在搞河砂生意。

姜西说,虽然偷采来钱快,但到了近几年风险也越来越高。不仅仅是要投入资金购买装载机、货车,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从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开始,当地对偷采的管理越来越严。在担心自己的钱打了水漂的同时,更要面对河道执法人员的围堵。

惨剧过后

驱车沿牧马河行驶,时常会看到路边、或者河边有闲置的装载机,还有一些疑似闲置已久的砂厂和车辆。

砂厂内停放的装载机

7月19日下午,极目新闻记者来到西乡县河道堤防管理站。该站徐站长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流经西乡县辖区的有大小73条河流,牧马河是其中最大的一条河。

2017年5月,汉中市发布《汉中政府关于汉江干流汉中部分河流禁止采砂的通知》后,西乡县辖河流全部禁止一切河道采砂、取土、淘金等活动。

“之前全国都是审批制,有资质的企业到水利部门申报,审批过后到指定地点,划定区域进行采砂活动。”徐站长称,《通知》出了之后,所有在采区域全部停采,官方也不再审批新的采砂企业。“从那一年开始,偷采的情况明显减少,到2021年,4年过去了,牧马河偷采砂石的情况已经非常少了。”

徐站长说,即使有个别情况,也是“蚂蚁搬家”式的。因为在一些主要的下河口,政府都已经设立了路障措施,以防止大车进入河道偷砂。“能开下去河道的车辆,最多是载重一两吨的农用车,这样一车砂赚不到多少钱。”

新设的路障

目前,河道管理站在巡逻时,发现有人来偷采砂石的情况,主要是周边村的一些村民要建房子、建猪圈,需要河砂自用。此时,执法人员都会对其警告,灵活处理。

徐站长表示,管理站将进一步摸清辖区内的下河口,采取措施,并加大夜间巡查执法力度,杜绝偷采发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金泰居资讯网立场,如若侵犯您得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