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东京发生5.5级地震

据日本电视台报道,日本东京都八丈岛于当地时间16日下午1时20分左右发生5.5级地震。另据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16日12时19分在日本本州东南海域(北纬33.25度,东经139.55度)发生5.2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

东京奥运会进入倒计时,

日本政府多次发布紧急事态宣言。

东京奥运将“空场”办赛事,

日本经济前景扑朔迷离。

外界预估日本经济增长低于3%,

日本政府如何一届奥运会来证明自己?

东京奥运开幕式日渐临近,奥运主场馆上方悬挂着一幅巨型宣传画,写着“TOKYO2020”,这个停留在过去的年份,提醒着人们,这届奥运会的不同寻常。

在奥运会历史上,曾经有三届奥运会因为战争而被取消——1916年柏林奥运会、1940年东京奥运会和1944年伦敦奥运会。因为疫情而推迟的,在奥运历史上尚属首次。

过去一年多,东京奥运会的准备工作随着疫情发展不断地变化,估计到开幕甚至是赛事期间都还会有新的变量出现。尽管一波三折、争议不断,但是各方为举办奥运会所作的努力从未停止,尤其是日本政府。

众所周知,日本举办奥运会有两大目的,提升国际形象和拓展经济空间。在过去的20年时间里,日本的GDP一直围绕在5万亿美元无法突破,如今,日本疫情导致游客大大减少,排放核污水事件也让日本一直处在国际舆论的风口浪尖。

受到新一轮新冠疫情的影响,日本东京都再次进入紧急状态。7月8日傍晚,日本首相菅义伟在官邸召开新冠感染症对策总部会议,宣布特别措施法,向东京都发布第4次紧急事态宣言。随后,日本政府、东京都、东京奥组委、国际奥组委、国际残奥委会举行五方磋商,正式敲定东京奥运会在东京都、神奈川县、千叶县、埼玉县的赛事,原则上以无观众的空场形式举办。继海外观众无法赴日观赛后,日本国内观众也无缘现场。针对疫情反弹,东京等地原定7月11号结束的紧急事态,已经宣布将进一步延长到8月22日。

诺亚控股集团首席经济学家 夏春

BBC做的民调来看,现在日本民众70%都不希望奥运会举行,而政府当然是很想奥运会举行的,这个是当年申办奥运会的一个初衷,只不过基于现在民众的压力,日本政府也有一些表达,就是希望能够取消或者推迟。不过我们知道,奥运会真正的所有权实际是属于国际奥委会,国际奥委会才能够真正决定是否去终止。过去一年里,国际奥委会实际上是不希望这次奥运会终止的.

日本东京大学有研究小组对东京奥运造成的疫情影响进行了估算。如果因为声援奥运赛事,日本国内人员流量即使增加百分之一,都会令东京单日新增病例增加180宗。而人流增加比例越大,新增感染将呈几何级数增长。所以,专家称,相比奥运赛事防疫,防控奥运带动人流增加更加重要。并建议采取消聚众观赛,鼓励民众室内和网上观赛,有效控制奥运期间外出人流。

在2013年安倍任期内,东京赢得了奥运会主办权,提振了旅游业,刺激了房地产和基建投资。

不过,随着外部贸易环境的改变,再加上新冠疫情的冲击,日本经济已经连续下跌。去年9月,安倍因病提前卸任之后,菅义伟接替新一任首相,分析普遍认为,菅义伟将会延续安倍路线,这也是他获得多个派阀支持的重要原因。菅义伟自己也曾经多次表示,将会继续推进安倍经济学,维持与央行的关系。不过面对当前复杂的国际国内经济现状,要实现经济复苏也并非易事。除了奥运,摆在日本政府面前的第二个考验就是经济。世界银行6月发布的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将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上调至5.6%。而对于日本,疫情控制不利,经济复苏乏力,世界银行预计其今年实际GDP增长率仅为2.9%。低于日本政府预期的3.7%。业界分析认为,面对第四轮新冠疫情的冲击,日本国内增长“顽疾”仍在,日本政府必须做好准备避免财政危机与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奥运巨额的投资将日本政府、银行、民间投资串成了一个紧绷的链条。据了解,东京奥运会的交通升级、污染治理、城市改造等间接成本并非全由政府承担,很大一部分来自民间资本的付出。延期一年,使相关资金债务白白多出1年的利息。所以,日本政府与民间资本一直在寻找新的经济增长动力。

诺亚控股集团首席经济学家 夏春:

疫情导致很多比赛没有办法让观众到现场去观看,大家通过网络来观看,就需要网络升级保证(观看)质量,比如速度、清晰度等方面。日本(在这方面)还是有很大的领先优势的。比方说,在拍摄和放映技术上,可能我们国内很多人还在追求4k画面的清晰度效果,但在日本已经在推动8k。之前日本一些电器公司一些传统的摄影、录像公司,它们都推出了新产品,为这次通过网上来播放(赛事),应该是打下一些很好的基础。

日本政府曾希望通过5G商用助力经济再次腾飞。从2018年开始,日本政府加快推进5G布局,计划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期间大规模推广5G商用,到2023年初实现60%的人口覆盖率,2024年底完成全国覆盖。日本总务省统计,5G普及带来的经济效益将达46.8万亿日圆。

日本虽然是发达国家,但是也存在经济结构不合理的地方,日本人口的三分之一以及经济活动的二分之一都集中在首都圈,如果能向首都圈之外疏散经济和人口,将有望带来日本经济的提振,这一点还有赖于数字通信技术的提升和远程办公理念的普及。

本届奥运会大部分的赛事没有现场观众,但运动员们鏖战赛场的身影,可以通过影像和数字信息技术向全世界传递,这无疑是日本通信企业的机会。

早在2019年初,时任首相安倍晋三,就代表日本高调提出,“数据在可信任条件下自由流动”原则,即“DFFT”原则,这也成为了日本参与全球数字经济治理的基本理念,并且不断在G20等场合解释、宣传这一理念的内容与价值。率先与美国签订了《美日数字贸易协议》,试图在数字贸易领域的国际规则制定方面发挥主导作用。

时至今日,日本业界也希望政府能够因势利导,将2020东京奥运会作为数字经济振兴的象征。不过,日本能否引领全球数字经济治理,还取决于多方面因素,不仅需要日本国内数字经济产业及相关高新技术的强力支撑,更取决于全球政治经济局势的发展。前者是内因,是关键,而后者是外因,却也是重要的决定条件。

奥运经济已经成为最近30多年,世界经济发展中的独特经济现象,国际奥委会自1984年第23届洛杉矶奥运会起,对奥运会的运作模式做出重大的改革,引入了商业化运作,从此奥运经济成为一个全球经济系统,为世界各国和地区的企业以及各类组织,提供了充分的参与机会。但是,在过去的一年里,日本在经济、政治和后勤等方面,承受着其它奥运举办国从没有面临过的挑战,包括奥运圣火在哪里存储、如何应对成千上万不知何时兑现的购票者、以及政府能否收回巨额的投资等等。

不过,为奥运延期造成的经济损失兜底的,并不只有日本,主办方也往往会按照分散风险的模式,通过购买商业保险、科学利用经济保障功能等等,以最大限度地降低和化解风险。

这次,奥委会也为东京奥运会支付2400万美元左右的保险费,不管最终能填补多少亏损,至少能够达到部分对冲的效果。分析师们认为,通过奥运经济在近30年多来的表现,奥运会运作的市场化程度越高,规避“后奥运经济风险”的措施就越有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金泰居资讯网立场,如若侵犯您得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