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阿迪股价大跌

耐克阿迪开盘暴跌了。

3月25日,耐克的股价暴跌。阿迪达斯的股价也暴跌了。

美国时间3月25日,耐克的股价开始交易暴跌,首次超过5%,到出稿时,股价仍下跌4%以上。阿迪达斯的股价也暴跌,股价下跌了5%以上。

随着新疆棉花事件越来越严重,NIKE也被发现了歧视新疆的行动。

耐克在去年3月的声明中表示,该集团关注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有关的“强制劳动”嫌疑,该公司没有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购买产品,确认该供应商没有使用该地区的纺织品和线。

耐克阿迪股价暴跌其视新疆棉花有关。

之后,各艺人中止了与耐克的合作。

耐克作为国际品牌,除了抵制新疆棉花外,还有很多黑点。

耐克关于“血汗工厂”的负面报道涉及到低工资问题、环境安全问题、儿童劳动问题等很多具体内容。

1991年,在印度尼西亚的耐克公司的工厂里,工人每天的工资大约是1美元,低于每天的最低工资。

1996年,在巴基斯坦的Sialkot市,“生活”杂志上刊登了缝着耐克足球的12岁男孩的照片,儿童劳动者问题成为耐克企业形象危机中的另一大内容。

1997年,耐克在越南工厂爆出了威胁劳动者健康和安全的新闻。

耐克在越南Tae Kwang Vina的生产中,使用浓度比标准高6~177倍的甲苯溶剂,引起了大量劳动者的皮肤病和心脏病。

西、萨卡锡是生产耐克鞋子的印度尼西亚工人,从1989年到1993年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的耐克工厂工作。

当她粘着好几千几万双耐克的鞋子时,她总是感觉到糨糊的恶臭,工厂通风不良的条件也总是让她感到虚弱。

在1997年开始的全美大学生耐克反对运动中,曾经追随的一部分“叛逆者”成为耐克的“反对者”。

耐克公司给公众带来的反骨、特色、冷酷的刻板形象,以及在应对企业形象危机时直挺挺、冷酷的风格一脉相承、受到批判的内容。

在危机最严重的1996年,耐克在亚特兰大奥运会上使用了无视银牌的广告用语。“我没有获得银牌。只是丢了金牌而已。”

这次的事件与耐克公司的海外企业形象危机事件没有直接关系,但是此时被指责“傲慢”“不尊重运动精神”,负面形象增强,危机处理的难度增加了。

HM的原罪也很多,抄袭艺术家作品的T恤,擅自乱涂乱画的作品受到KAWS等众多艺术家的抵触,2013年在孟加拉国的制衣工厂倒塌,1200多名工人死亡,至今为止使用非洲廉价劳动力和童工。

耐克2021年度第3季度(至2021年2月28日)的销售额增长3%至104亿美元,利润总额从71%上升至14亿美元。从不同地区来看,大中华地区的收入从51%涨到了22.7亿美元。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百货店已经关闭了HM店铺,要求道歉。我相信耐克在中国的影响力。

有些外国企业过于调侃自己,在中国国内有足够的优秀和潜力的体育品牌企业。如果有政策支援的话,基本上1-2年内可以完全替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金泰居资讯网立场,如若侵犯您得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