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学历造假被判返还工资30万

  月薪9万的总经理离职后,公司发现他的学历和工作经历都造假,这工资还能要回来吗?

  近日,广西高院公布了一起这样的劳动纠纷案例。

  据报道称,这位陆先生在转正后的工资达到了 91000 元/月,但却在仅仅 7 个月后,陆先生便提出了辞职的申请。

  就在陆先生离职之后,前公司竟查出先前面试时所对应的学历及工作经历都存在虚假虚构成份,提出认为之前所签署的劳动合同无效。

  但陆先生却因公司未在《劳动合同书》落款处签字或盖章,而反驳前公司提出的要求。

  就这样,双方开始理论了起来。

  01

  公司方:

  虚假信息,劳动合同无效

  公司方面表示,有多次向陆先生要求,提供芝加哥艺术学院文凭以及相关证书,但其入职后,始终没有将相关资料交付于前公司。

  其次,由于陆先生没有及时提供公司所需要证明其学历资料后,工作上表现相比较于之前,出现很大明显的转变。

  这使得原公司怀疑陆先生在入职时所提供的教育经历存在一定的欺瞒行为,违反了公司的知情权,以及诚实信用原则,并且对他工作进行了深入专项调查。

  经深入调查发现,陆先生不仅存在无相关教育经历证书证明的同时,入职时所提及工作经历中的 Ajiva Branding LLC Chicago 及 Ajiva Branding LLC Shanghai 两家公司也完全不存在。

  除此之外,还涉及到另一个问题。

  陆先生先前的工作离职证明,所系公司 51% 的股东、法人及执行董事。但经深入核实调查,其公司社保缴纳人数为零,且办公也没有详细具体地址。

  大多公司在设置工作岗位的时候,招聘职员都需要满足与此职位相对应的各项要求以及条件。

  职员在公司任职期间拥有相对应的能力及条件,才能为公司产出一定的成果。相对应用人单位也会给予相对应的薪资待遇,但陆先生这样的行为已经触犯了一定的诚信问题。

  公司觉得陆先生的敲诈行为在入职后给予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失,面对支付的高额工资,陆先生应该酌情退还。

  02

  员工方:

  信息虽假,但是真心付出

  而对于陆先生的毕业学位证等学历证明,以及过往的工作经历证明,他承认自己是通过持有虚假文凭及不存在的工作证明,获取了此次工作机会。

  但是陆先生一方却指出,当初自己入职,也是经过多轮面试,最后由公司总裁亲自面试录用。

  这便能证明自己的能力与公司的要求达到所匹配的情况,经过正式录用程序入职公司,并不存在所谓一些走后门的情况。

  面对于公司在录用后调查得知作假情况,其完全可以在面试前后进行一定的调查,如当时调查出学历工作造价,可选择不予接受。

  但公司未核实陆先生个人资料的真实性而选择录用,且试用期中的任意一个时间段都可以进行资料的深度核实,公司却从未在此期间做出相关调查动作,甚至试用期过后,也毫无怀疑,成功转正。

  并且陆先生表示,在工作中能够快速适应工作环境以及公司岗位对此的需求,规定的时间内完成所布置的任务。

  不仅没有给公司造成任何损失,而且也得到了公司领导及同事一定的认可。

  另外,陆先生称自2019年3月18日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书》中,公司未在劳动合同落款处签字或盖章,至此签订的劳动合同只有陆先生一方的签名。

  03

  关于法院的判决

  一审判决:

  一审法院认为,公司未在劳动合同书上签字或盖章,该合同尚未成立,故对于公司主张双方于2019年3月18日签订的劳动合同无效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但因陆先生提供虚假学历、虚构工作经历,严重侵害了公司的知情权,严重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与社会价值取向背道而驰。

  因此,关于公司主张陆先生酌情返还工资30万元的理由正当,且数额合理,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二审判决:

  二审法院认为,公司上诉主张虽然其并未在劳动合同书上签字盖章,但双方劳动合同事实上已经履行,劳动合同已经成立。

  因陆先生提供虚假学历,故劳动合同应属无效。对此,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六条规定:“劳动合同由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在劳动合同文本上签字或者盖章生效。劳动合同文本由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各执一份。”

  本案中公司认可其并未在劳动合同书上签字或盖章,故一审法院认定劳动合同书并未成立,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双方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劳动关系与劳动合同并非同一概念,故公司上诉主张劳动合同已经成立且无效,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陆先生上诉主张其虽存在虚构学历及工作经历的情况,但其工作能力得到公司领导认可,完全能够胜任工作,且公司共支付陆云生工资114193.5元,陆云生不应返还公司工资卡30万元。

  对此,法院认为,陆先生明确认可其存在虚构学历及工作经历的情况,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亦与诚信友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违背,其应当返还相应的工资款。

  关于工资款数额,陆先生一审明确认可实际收到公司424608.54元,其二审反言公司仅支付其工资114193.5元,但未作出合理解释,故本院对其上诉主张,不予采纳。

  鉴于陆云生事实上为公司提供了劳动,故一审法院酌情认定陆云生返还公司工资款30万元,并无不当,法院予以支持。

  对于此事,这样的判决结果,你怎么看?

  觉得文章有收获

  麻烦点个+在看

  让更多同学看到

  更多人力资源深度课程(线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金泰居资讯网立场,如若侵犯您得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