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要把福岛食材推上奥运会餐桌

4月19日,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委会宣布,为运动员村餐厅所提供的“大家的食物计划”餐单已经确定,其中将包括福岛县等受日本核泄漏地区的食材及当地特色菜。

所谓的“大家的食物计划”,是东京奥组委旨在向世界宣扬日本饮食文化和美食而举办的公众参与型项目。值得注意的是,在最终公布的获奖作品中,赫然出现了福岛产的食材。

学生奖中的一道乌冬面使用了原产自福岛的桃子作为配菜。

消息一出,连日本本国的网友也看不下去了,批评日本这样招待客人的做法“很失礼”:

“就像用切尔诺贝利附近的食物招待全世界的运动员一样。说白了是很失礼的。”

就在19日,日本政府宣布,因样本被检测出放射性物质超标,福岛县海域的黑鲉被禁止上市。

NHK电视台援引福岛县官方消息称,上周在福岛县海域捕捞的一条黑鲉体内,检测出每公斤270贝克勒尔放射性物质铯,超出日本《食品卫生法》所规定的标准值。

报道称,这条黑鲉是4月1日在距福岛县南相马市13公里的37米水深处捕捞的。

韩国考虑自带食材参加东京奥运会。

早在2019年,韩国队因担忧日本核污染,表示将自带辐射探测器和食物参加东京奥运会。

延伸阅读

福岛黑鲉查出超标放射物“纯属个例”?海洋环境专家:日本难道忘了水俣病惨痛教训?

据日本电视台20日报道,本月1日在福岛县海域捕捞的一条黑鲉体内被检测出270贝克勒尔放射性物质铯,是日本《食品卫生法》规定的每公斤100贝克勒尔的2.7倍。日本政府19日向福岛县做出指示,要求在确认安全性之前,禁止福岛黑鲉上市。

报道称,福岛县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今年2月发现该县黑鲉体内含有每公斤500贝克勒尔的放射性物质,为标准值的5倍。该联合会于2月22日起,主动停止黑鲉上市。据悉,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发生后,最多曾有44种海产品被限制上市,但自去年2月25日起上述海产品上市限制被全面解除。

“这次是‘碰巧’在黑鲉中检测出放射性物质,纯属个例。”福岛县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指导部工作人员泽田忠明2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含有放射性物质的黑鲉并未流入市场。

泽田忠明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福岛县对于渔业大体有两种检验:一种是由该联合会负责的“筛选检验”(screening test),在商品推向市场之前进行;另一种是由福岛县政府负责的“监控检验”(monitor test),定期对海域内的海洋生物进行检查,大约每周一次。他还说,在该县鱼类、贝类等其他海产品中“不存在含有放射性物质的可能性”,因为有“定期检查”。而且一旦发现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海产品,也会及时停止上市。

广东海洋大学原副校长朱坚真2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是福岛渔业联合会从自身利益出发被迫作出的回应。如果正面承认海洋生物中存在含有放射性物质的可能性,会使整个行业遭受打击,进一步加深消费者对福岛渔业的不信任。

“真实情况往往被利益所掩盖,”朱坚真说,黑鲉被禁止上市完全可以证实污染严重的福岛海域已经破坏了人类的食物链,今天禁止的是黑鲉,明天可能就是人类所食用的其他海产品。

针对福岛县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所说的“碰巧在黑鲉中检测出放射性物质”“其他海产品中不存在含有放射性物质的可能性”等说辞,原中国疾控中心环境所研究员尚琪认为,日方刻意回避了“海洋富集效应”这一根本性概念,是一种避重就轻的表述。

20日,这位海洋环境问题专家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解释说,海洋是一个大型的生物体系,存在多层级食物链系统。所谓海洋富集效应简单来说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如果食物链底端的生物体内含有放射性物质,被一层层吃掉,最后积聚在食物链顶端生物体内的放射性浓度将比排放时高出数万倍。

尚琪指出,黑鲉体内检测出放射性物质足以证明福岛核废水对周边海域产生放射性污染,而且污染物已经有明确途径进入海洋生物体内,并且存留。黑鲉体内存在放射性物质,并非仅仅因为喝了被污染的海水产生,还因为食用了其他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海洋生物。因此,即便禁止黑鲉上市,也无法保证海洋生物链整体的安全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金泰居资讯网立场,如若侵犯您得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