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喆取出放在手指里15年的螺丝

16日,陶喆发文透露15年前做手术时放进自己手指里的螺丝已经取出来了,并回忆2006年那场惊险车祸的细节。

他称自己当时驾驶着一台意大利Ducati Monster 1000 SR4S摩托车在洛杉矶一条曲折的山路上驰骋,结果在直线加速时没有反应到前方有一个90度的大转弯,导致后轮压到一些小石子瞬间滑出去,造成了车祸。当时像个人肉皮球翻滚了好几圈,满身都是灰尘,躺在地上不敢动,他回忆当时差点就坠入悬崖。虽然行文间透着轻松幽默,但还是令人直观感受到车祸的惊险。

陶喆还表示要把这枚螺丝给儿子,告诉他:“以后要乖乖听爸爸的话喔,否则螺丝先生会来找你的喔。

全文如下:

螺丝先生,你默默陪伴了我15年了…

岁月如梭啊,没想到时间过的这么快。今天还跟医护人员说我这根钢钉是大概八、九年前手术放入的。结果没想到都15年了。

2006年的秋天,年少气盛的我买了一台全新的意大利Ducati Monster 1000 SR4S。跟随著意大利的赛车代表色,我选了法拉利红。我很久没有骑车了,上一台摩托车应该是1994年的Yamaha吧?而那台也是600cc的,少了1000cc的意大利野兽跟很多扭力和马力呢。那天我车子和配备都选好了之后,店员认真的问我,”你之前有骑过Ducati吗?“ 我那时还在想,这个人是在挑战或侮辱我吗?但我诚实的回答,“没有”。接著他说,“骑Monster要特别小心,因为它是低转速的引擎。它的扭力在1000多转就会感觉得到了”。我当时心想有那么厉害吗?因为之前的摩托车真的都要到大概四五千rpm才感觉有冲力。结果当我戴好安全帽,手套,穿上帅气的Ducati皮衣一发动引擎就在帽盔里面说了一句“OMG”。我的天啊…我右手还没转半圈就觉得前轮要飞起来了!这台车叫Monster不是没有原因的!而且排气管出来的声浪只能用阳刚来形容,高级呀!我决定还是先慢慢地,带著敬畏的心把车子骑回家。

你们要想像那种快感…吹著凉快的LA秋天的风,但是头上照著加州的阳光️…放著《黑色柳丁》(好啦,骑车没有在听音乐好吗?)那种骑著车,然后被大家用羡慕的眼光看著真的很爽。而且在美国很多人会常会在等红绿灯时跟你小聊天。他们可能会说,“Wow, nice bike man” 或 “Dude, is that Ducati fast?” 或更夸张叫你燃烧轮胎,“Dude, do a burnout man!” 那种骄傲实在很幼稚但还是很享受!

那时我在洛杉矶刚好也有一个朋友也是爱车族。汽车、摩托车他都爱也很会驾驶。有一天他得知我买新车,就约我去骑一条很美但很弯曲的山路。这条路叫Angeles Crest Highway。它是一条很长的山路,风景也很壮阔,但是挺危险的。据说不少人在那飙车而丧生。这条路离我们住的城市也不过20分钟而已,非常方便。很多人会在黎明特地去飙车,所以这条路的名气不小。小弟我也曾经在这边飞车,甩尾不少次。但是要特别小心,因为一路会埋伏很多警察,我们车上都会带著无线电,好通知其他车友。

那天我朋友Eddie骑著他新买的MV Agusta。同样也是意大利车,但是是高转速的引擎概念,所以扭力要到七八千rpms才会有冲劲。引擎rev上去的时候,声浪还真的像F1的赛车。Eddie是一个比我骑车经验和时间都久很多的骑士,所以那天我就说我跟著他的路线。当天因为阳光普照,有点热,所以我就没有穿我有钢板的皮夹克。就觉得自己是年轻小伙子,T-shirt和夹克就出发了。我是第一次骑车上这个山路,所以特别兴奋。我们还说好了要中途到山上一家著名的咖啡厅喝一杯咖啡呢。骑著骑著,我突然发现我好像跟不上Eddie,虽然他也没有骑很快,但是就是觉得要跟上他的速度有点吃力。几乎每过一个弯他就不见了。当然,我对车子也不熟,所以也在摸索和感受它的灵魂和“压车”的掌控。

对于没有骑过重机的人,摩托车转弯不是靠车把,而是用身体的重量把车子“压”下去。压太多会很斜所以会让你感觉要摔倒了,但是压的不够,车子转弯的角度就会不够,造成直冲前方。因此,我放弃追上Eddie,但是还是一点一点的加快速度。同时间我的信心也慢慢的在增长。当我正要从一个上坡的直线加速时,我突然发现前方有一个90度的大左弯。我完全反应不过来,车子压的也不够低,结果后轮就因为一些碎石子,瞬间滑出去了…

那一刻到现在我都可以深刻的记得,似乎像电影里面放慢动作一样。我还记得我在我最顶级的Arai帽盔里面说了一句,“Oh, s#&t” 完蛋了…然后我就从车跳下来(虽然车技不怎样,但是老陶反应算快)。当时速度是多少我当然没法看,但是绝对不是慢的。我像个人肉皮球翻滚了好几圈,一身都是灰尘,然后躺在那边想,“我还活著吗?这一切是真的吗?我刚真的有出车祸吗?“ 我没有失去任何记忆也没有昏倒,只是躺在地上不敢动。

应该躺了几分钟后,我开始试著慢慢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先是把腰转正,再看看腿有哪里不对劲,最后把自己挺起来。记得那时透过已经刮花了的挡风镜片,看著我严重磨损的手套(幸好我还有带手套),然后感觉右手有点疼痛。可能因为还有车祸后的震惊,痛觉还没有完全输入我的脑子吧。但当我慢慢的将手套脱掉时,我发现我的右手食指️巨痛,而且还是歪的。事实降临了,我的手指头可能断裂了。

当时我的手机好像没有飞走,但我打给朋友他也听不到。所以我乖乖的坐在那等他回来。车子呢?Well, 车子离我大概有十几米的距离,就在悬崖的旁边!可能真的就差一两米,我那台新买的Monster就被大山给吞了。更可怕的是,如果我没有即时跳车可能就会一路滚下山腰!现在也不会在这里跟你们分享这个惊险的故事了。过了大概十分钟Eddie终于回来。下车第一件事情就是问我,“Dude, are you ok? What happened?” 我都懵了。我出了车祸你大哥还问我“发生什么事了?”

除了手指的骨折,另外一个很大的状况是我原本订好了机票,隔天要飞香港拍摄一个手机代言的广告。而且还要做一些弹琴的pose。公司听到我车祸的消息不只给了他们一个惊吓,而是好几个心脏同时都爆炸了。

所以今天是我跟这个跟随著我15年的螺丝说再见的日子。你怎么跟著我这么久呢?但希望我们以后不要再见了。我会永远记得你在我生命中的重要。你是一个提醒,一个警惕。要把螺丝先生收藏在哪里这?我还没想好。或许给Bonbon吧,然后跟他说:“以后要乖乖听爸爸的话喔,否则螺丝先生会来找你的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金泰居资讯网立场,如若侵犯您得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