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际线男孩小吴一夜成名后 努力赚钱给家里减轻负担

发际线男孩小吴一夜成名后 努力赚钱给家里减轻负担

8月28日,本想理个发的小吴,在一家美发店做了“提发际线”和“修眉”等项目,收费高达4万元,最终付了2500元才离开。

直到现在,吴正强还是想不通,三个月前——即将迎来自己18周岁生日的那个夏夜,因为理了个发,竟然莫名其妙地一夜成名。

2000年9月,吴正强出生在浙江金华东阳的一个小山村,这个眉毛浓密、嘴唇厚实、头发自然卷的男孩,从小性格内向。用妈妈花春丽的话来说,“(儿子)长得像我,性格像他爸”。

童年的小吴,寡言少语,喜欢坐在家门口,仰望天空,幻想自己是只小鸟,在天上飞翔。“我不想待在这里,也不想待在学校,我喜欢天空的蓝色,我喜欢自由自在。”站在自家去年刚翻新的三层农居房楼顶,穿着一身蓝色衣裤的小吴告诉我,他曾憧憬过未来的三个职业:理发师、银行员工和喜剧演员。

上完初中,小吴被送入东阳一所中专技校,就读计算机专业。父母希望他学会一技之长,将来方便找工作,养活自己。

今年春节后,即将毕业的小吴来到杭州,在表姐开的租房中介公司实习。每天早上,他从萧山的住处,坐地铁到解放路的公司上班,在朋友圈、微博、论坛上发布租房消息,录入房源信息,带客户去看房。

他曾发微博说:“杭州租房小吴,新一代的租房大佬,绝对给您不一样的品质,不一样的优惠,不一样的服务,保证让您租房租得开心,住房住得快乐。”当时,这个“@杭州租房小吴”的微博账号,只有200多个粉丝,评论、转发量几乎为零。

发际线男孩小吴一夜成名后 努力赚钱给家里减轻负担

6月,中专毕业后的小吴选择留在杭州,正式成了一名租房中介,每个月工资两三千元。爸爸吴明德说:“毕竟他才刚毕业,年纪也小,去他表姐那里锻炼锻炼,我们也放心些。”

小吴给自己定过工作目标——每个月成交10-20套,但至今难以完成。倒是因为租房信息出了几次差错,小吴挨了不少批评。虽然是亲戚,表姐也一视同仁,告诉他如果再犯错,就不让他在这里干下去了。

他一度想过,如果被开除,自己就回老家,去同学开的图文打印店上班,“我会PS(图像处理),也会Flash(简易动画制作),就是编程不太会,不然我可以去IT行业。”

8月末的杭州,暑气未退,连日的雷阵雨,让小吴有些心烦意乱。下班后,他来到公司楼下的大学路,看到一家美发店,便走了进去。

“那时候我头发有一个多月没剪了,又厚又痒,很不舒服。”小吴一边回忆,一边翻着手机,“哦,查到了,那天是2018年8月28日,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

刚洗完头,店员说有个免费项目可以体验,小吴便答应了。做了一半,店员又推荐了几个项目,他也没仔细看,在单子上签了字。没想到一做完,几个店员围过来,拿出消费清单——“提发际线”“提鬓角”“修眉”“嫩肤”等项目,竟然收费39000元,打完折也要18000元。

更让他恼火的是,剪完的头发和修完的眉毛自己很不满意,“之前别人都说我眉毛有点凶,修完看上去更凶了。”小吴拿不出这么多钱结账,店长不依不饶,不付钱就不让走。他只好打电话叫来表姐夫和同事,还报了警,最后付了2500元才离开。

发际线男孩小吴一夜成名后 努力赚钱给家里减轻负担

小吴忍不下这口气,想通过媒体曝光的途径进行维权。第二天,表姐夫帮他联系了《1818黄金眼》,记者随后赶到,采访了当事双方,并承诺在当晚播出。

在东阳家中的妈妈花春丽也接到外甥女的电话,说小吴出事了,被人骗了。晚上9点多,花春丽和丈夫吴明德打开电视,《1818黄金眼》节目里,儿子小吴时而皱起眉头,时而歪着脑袋,向记者讲述自己的遭遇。看完电视,夫妻俩还是不放心,准备天亮就坐车赶往杭州。

与此同时,节目的视频也在网上传开,事件本身的争议和主人公小吴的采访,瞬间拨动大众的娱乐神经,“提发际线修鬓角清单4万”“发际线男孩”“眉毛哥”等相关话题迅速登上微博热搜榜前几位。

大家转发议论最多的,还是小吴的长相——诡异弧度的发际线、不怒自威的眉毛、厚如香肠的嘴唇、“愁云惨淡万里凝”的无辜表情,全身上下都充满喜感,几乎戳中了所有人的笑点。一夜之间,各种以小吴为原型的表情包、搞笑动图,在网上疯狂传播。

8月30日一早,花春丽收到很多人发来的微信:“这个是不是你儿子?”“你儿子火啦!”花春丽一脸纳闷,“怎么会这样呢,不是出事情了吗,怎么变成网红了?”

在媒体和网友的关注下,杭州市场监管部门迅速介入调查,店长被老板开除,门店也停业整顿,2500元全部退还给了小吴。“虽然事情解决了,但我们想把儿子接回来,躲一躲,避避风头。”花春丽没高兴起来,反而感到紧张,生怕对方报复。

发际线男孩小吴一夜成名后 努力赚钱给家里减轻负担

而在杭州的公司里,前一天还替小吴愤愤不平的同事们,一下子乐开了花,各种表情包在同事间也传开了,大家万万没想到身边竟然出了个“网红”,争着跟小吴合影,发朋友圈。

小吴自己也惊呆了,“@杭州租房小吴”的微博粉丝数一下涨到几万,手机响个不停。但真正感受到自己火了,却是在技校的同学群里。

“有些同学三年都没跟我说过几句话,现在都跑来跟我说,‘苟富贵,勿相忘’。”8月30日傍晚,我第一次见到小吴时,他得意地给我看他手机里满是红点的微信。

还没等小吴反应过来,前来采访的媒体一家接着一家,几十家广告娱乐影视公司打来电话,想把他包装成网红。东阳横店的一个副导演,想给他在新戏里马上安排一个角色……

“说实话,这次莫名其妙火了,我是很抵触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小吴表示,只想正常上下班而已,“不会进军任何娱乐圈”。

然而,小吴“眉毛一挑”,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走在杭州的街头,有人指指点点,有人跑过来求合影,就连在上下班的地铁上,还会被人偷拍,发到网上。性格腼腆的他,不知该如何拒绝。为了安全起见,只要小吴出门,比他大10岁、同为同事和室友的堂哥就会跟着。戴上帽子和墨镜,不去人多的地方,不再带人看房,原本的工作生活轨迹被完全打乱,让小吴始料未及。

一夜成名后,不善言辞的小吴却陆续登上脱口秀舞台,录制《快乐大本营》,拍摄景区宣传片,还代言了商业广告,活动通告源源不断。不少网友吐槽:“说好的不进娱乐圈呢,真是口是心非……”

面对这些质疑,小吴终于开了口,他说自己之所以这么拼,是因为“家境不好,想给家里减轻负担”。

首页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