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反转什么情况?车祸反转集体翻供?

2014年12月份,梁超家属花了三万元找关系拿到武汉市豹澥派出所现场救援录像,但是录像从徐海被救出后中断了半个小时,梁超在车内的位置和从哪里被救出部分缺失。派出所民警表示当时执法记录仪没电了。王云表示,从视频可以看出,东新交通队在执法中也有录像和拍照,但始终没有提供给他们。目前只有长江过江隧道处的监控显示当时驾车的是梁超,临近事发地及出车祸时,均没有监控视频显示当时谁在驾车。2014年9月4日,东新交通队委托武汉荆楚法医司法鉴定所,“通过伤情、痕迹综合鉴定确定,徐海、梁超俩人谁是面包车驾驶人。”2014年10月21日,荆楚法医司法鉴定所出具法医鉴定意见书,根据上次尸检结果及案情资料,得出鉴定意见:梁超所受损伤符合交通事故中车内损伤所致,其系面包车驾驶员可能性大。

司法鉴定所并没有出具对徐海的伤情鉴定,鉴定人在之后接受调查时表示,当时徐海伤愈失去鉴定意义。上次尸检结果显示,梁超因交通事故致严重颅脑损伤致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面部、右肩前见多处散在条片状擦挫伤,王云猜测这正是因为梁超坐着副驾驶位置系安全带受伤。当时鉴定书中记录,“梁超乘坐小型客车发生交通事故,当场死亡。”车祸照片显示,车身副驾驶一侧受损严重,另一名死者汪平就坐在副驾驶位置后面。2014年12月29日,湖北军安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面包车顶盖内饰板血迹在倾覆状态下驾驶员身体出血堆积形成,副驾驶座垫血迹,是正立状态时,右前轮泄气致车身前部左高右低,血液从中左向右流淌后滴落于座垫形成。

同日,武汉大学医学院法医司法鉴定所出具报告书显示,副驾驶室车门框内侧毛发是徐海的,但副驾驶座垫上、副驾驶安全带上、方向盘上、驾驶座玻璃内侧血迹取样检测结果是梁超的。也就是说,车内血迹基本上是梁超一个人所流,车内照片显示,正驾驶座椅只有少量血滴,大量血液在副驾驶位置。梁超家属不能接受驾驶人身份反转,但这未能改变交通事故认定书的最终结论。2014年10月29日,武汉公安局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大队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梁超为驾驶人,负主要责任,出租车司机负次要责任,徐海等人不负事故责任。2014年11月6日,梁家向武汉市交通管理局复核申请。交管局复核认为,办案单位认定事发时驾驶人为梁超的证据不充分,责令东新交通队重新调查。

撤销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东新交通队在重新调查时,调出武汉市豹澥派出所录的视频证据。交通队在情况汇报中表示,录像记录面包车副驾驶位置上被卡伤者系徐海本人,旁边还有人向派出所民警说还有一人卡在正驾驶位置上。但王云并不认可这一说法,“我们看的视频好几个没有声音,没有听到有人说卡在正驾驶位置。现场那么多民警,当时都把徐海当做驾驶人。”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的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王云和家人怀疑,梁超火化后,关键证人翻供是徐海家人暗中操作,他们不再相信之后所做的笔录和司法鉴定。

2014年12月30日,东新交通队第三次召开事故证据公开会议记录,同上次结论一样,认定梁超为驾驶人。“我请的律师跟我说不签人家也会这样认定,签了也没关系。”王云在会议记录上签了字,这基本上被视为她也认可了驾驶人是梁超的事实。2014年12月31日,武汉市交管局召开了事故专家组讨论会。2015年1月6日,东新交通队重新作出事故认定,认定梁超为驾驶人,负主责。2018年9月10日,重案组37号联系武汉市交管局,宣传人员表示,该给的资料都给了当事人,案件已经了结,当事人的诉讼也被法院驳回,目前不接受采访。在魏严、林丰翻供后,王云就请了律师。交通事故认定书下来后,律师建议打雇佣关系官司。“律师的意思是,反正我们是要赔偿,无论梁超是不是驾驶人,徐海都应该赔偿我们。”王云说。

但王云的公公和姑姑等人不同意,他们认为,梁超是否是驾驶人的事实不清,不能直接打雇佣关系。一家人商量纠结了一个多月,王云想,自己和家人都不大懂法,还是听律师的。2015年3月,王云和公婆、儿女共同起诉徐海,认为梁超与徐海之间成立个人劳动关系,要求赔偿90多万元。“我老公就是以拖货为生的,去给他干活难道不要钱吗?”王云说。而徐海表示,梁超生前与他是朋友,当天找他是帮忙,而下午去买货则是一起去玩,不存在雇佣关系。2015年6月25日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判决认为,梁超与徐海之间不存在个人之间的劳务关系,公安机关查证,梁超为车辆驾驶人,具有主要过错,徐海则并无过错。驳回梁超亲属的诉讼请求。

梁超亲属上诉后,二审亦被驳回。二审判决书显示,法院认定,事故当日上午,梁超与徐海形成过帮工的劳务关系,下午去购物无需帮工,认定事故时梁超与徐海之间不存在劳务关系。而一审中,法院采信行政机关的公文书证,认定梁超驾车造成交通事故的事实,符合相关规定。2016年4月29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王云等人的再审请求。2015年3月,徐海起诉梁超家人,同时起诉对方出租车司机及公司和保险公司。2017年8月30日,一审判决梁超亲属赔偿徐海经济损失30万余元,并返还徐海之前支付的2万元。梁超亲属上诉,二审驳回,维持原判。梁超家的代理律师透露,梁超家属继续申诉,2018年8月21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并进行调查。

2018年9月7日,徐海表示在梁家承认梁超是驾驶人的基础上,他愿意放弃30多万的赔偿金。“我虽然活了下来,但当时还不如死了算了,现在他们家一直揪着不放,我也没办法。”徐海说。随后,死者汪平的家属、出租车司机均起诉梁超亲属。汪平妻子刘和平表示,她在律师的建议下起诉梁超、出租车司机、保险公司、面包车主,但法院只判了前三者赔付,面包车主无责,目前只有保险公司赔付了9万多元。梁超亲属应赔偿的37万余元和出租车司机应赔偿的10万余元,都未给付。“我老公是被徐海叫出去帮忙的,我肯定是找他赔钱,梁超人都死了,怎么找。”刘和平表示,她内心深处还是认为徐海是驾驶人,“他家有高人,很有关系的。”

在出租车司机起诉梁超亲属、徐海、保险公司等的官司中,梁超亲属被判赔13万余元。“我家坐车的变成开车的,现在要赔出去八十多万。”王云难以接受。2016年7月,王云另请律师,起诉保险公司、出租车司机、徐海等人,一审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赔偿15万余元,出租车司机赔偿15万余元(扣除之前给付的6万元安葬费,剩9万余元)。2018年3月16日,王云二审上诉被驳回,维持原判。

2018年6月8日,王云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被驳回请求。王云的代理律师,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葛环珍律师表示,当她介入案件时,梁家对于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诉讼时效即将过期。雇佣关系官司中,梁家申请再审时,法院没有开听证会就驳回了,因此没有机会要求法院查明事实。“就因为雇佣关系的案子这么判了,以后的判决中都认定梁超是驾驶人。”葛环珍介绍,民事判决书中认定的事实部分可以在其他案件中作为证据使用,因此之后的判决很难推翻梁超是驾驶人的事实。泰国19岁少女与4男子同居惨死真相真是不想看太

首页12 下一页